Christian

主要在黑塔黑篮养老
黑塔CP:耀受only
(耀中心就好啦,耀攻也行)
黑篮CP:黑子受only
(这个除了黑子受以外都雷)

滤镜真好玩ww

好久没画少主,涂个鸦嘿嘿

嘉金合志《蜜桃罐头》一宣

!!!我太晚了!!我是不是要错过了!

《蜜桃罐头》主页:

null


【与你的回忆,如同酿制已久的蜜桃罐头,令我沉醉】




4.5号嘉金合志《蜜桃罐头》前来报道!




文阵: @PGSTARS4芮闪百  @疯狗夜灯  @PGSTARS4拉缇雪    @十口津 @猹咕咕 @PGSTARS4法苏团 @囚桑 @maraschino-樱桃  @金x玉|cp@伊尹蛊 @阳和启蛰 


画阵:@伊小懿 @SILENCE🍦 @福降梨 


封面画师:@睡眠法师🐑 


吧唧画师:@(祝) @抹茶炒餅過期了 


特典画师:@现实狂躁 


封设and宣图制作:@一点儿都不高冷 


主催:胥颖sky




预售当天,前十附赠嘉金特典,在转发一宣链接的伙伴中抽取三名赠送《蜜桃罐头》全套




【我们要甜!我们要爱!我们要嘉金结婚!】




Thank  you  for  preview.

信鸽



德哈双视角

源自我的一个梦


德拉科和哈利是青梅竹马(哈利父母健在两家世交没有伏地魔)

从小感情就好,上学之后却一个去了德姆斯特朗一个去了霍格沃茨。

哈利常常寄信给德拉科,但是总收不到德拉科的回信,他很伤心,觉得德拉科是有新朋友不想理他了。于是哈利决定拥抱新生活,就组成了格兰芬多三人组。

但是他还是经常给德拉科写信,因为哈利还是很舍不得他这个朋友的。

过了一个学期哈利有点不想写,但是他还是继续写了,因为哈利干脆把这个当成日记写。

哈利在假期的时候继续给德拉科寄信,他依然没有收到德拉科的回信。他发现自己还是很在意(德拉科的回信),但是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然后他跟詹姆莉莉说想去旅行,于是父母就答应了。

去了很多地方,最后一个地点他选择去了德姆斯特朗附近。

最后德拉科来找他,告诉了他一切起因,因为哈利不知道怎么收信,所以他一封回信也没收到。

最后两人站在一个城堡里,外面下着雪,里面是温暖的昏黄色。两人各自站一个窗户,然后互相传吼叫信。(信的内容类似表白(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咱们不分彼此我最喜欢你也只喜欢你balabala)


最后才是我想写的一幕,因为梦里那一幕实在太美了【捂脸】


心存高远溜的一批年下攻x热衷教育(其实就是养崽子)体弱多病受

“博学多才?”

“我只是想让他多问我几个问题。”

“志存高远?”

“我只想达成我的目标,让他眼中有我。”

“品行高尚?”

“若不品行高尚,他如何能安心待在我身边。”

“珍惜时间?”

“我只是想趁他还健在,让他看见我的成就。”

“……我其实就只是珍惜与他共处一世的时间。”

月老与兔儿神

……我是兔儿神。你们知道的,就是那种掌管人间里男男之间的姻缘的。


月老在很久之前就说过他要下凡,说好像是要体验什么人生,但其实具体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很多事月老都不肯告诉我,一脸深沉的说什么我不懂。


哦还有……不要以为我是男的,我可是女孩子。悄悄告诉你们,我其实是月老的妹妹。


啊,刚刚说了,因为月老他要下凡,所以那些姻缘不管男男女女现在都是我管了。


今年是他离开的第五百年。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去的那么久,因为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如果这么算,他在人间已经过了五千年了。


我这么想着,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哦不,应该是第一个来的五个客人才对。


“您好,打扰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声线,熟悉的音调……


我猛然回头,刚想叫:“哥……”就看见一张让我失望的脸。“各位好……”

“请问各位有什么事吗?”挂起他常用的笑容,模仿他疏离又礼貌的语气。


那张脸与他极像,却能一眼认出不是他。


男人身后跟着四个人。


四个人性格各异,却微妙的和谐。


“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TBC】


我不想写了……把脑洞发布出来好难……卡了

短小,又智障


某小众耽美文的同人小段子

你想要与天同寿,

我想要寿终正寝。

我一个人根本无法满足你的欲望,

因为龙性本淫。

即使你再执着于我,

我也终究无法让你满足。


所以,

放手吧,

凭你的条件,

你可以找到许许多多的优秀的女孩子。

吊死在我这棵树上是没有用的,

其实你早已认识到这一点了,

只是因为你不够年轻,

不知道什么叫放手,

也不肯放手。


实话说吧,

海因斯。

你只是因为:

我把你从黑暗街带出来了,

让你得到你在黑暗街没有得到的东西。

所以你以为你喜欢我。

但是你要知道:

你以为,终究是你以为而已。


我们本该就此别过,

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

可我总是心软。

因为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弟弟。

我们都是男人,

谁都不该为谁妥协,

所以我们应该分开了。


去吧,海因斯。

去拥有你该有的幸福。

去成为你想要成为的神吧。

只有等到我寿终正寝,

你才会明白,

我的选择是对的。

因为我们的价值观始终存在差异,

这样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与其让你我都失去对爱情的希望,

不如痛苦一阵,

再来感慨当年正确的选择。


TBC( ?)

黑历史终于要发出来了_(:з」∠)_

(莫名像老父亲写给儿子的信)

                                    


久违的脑洞

爱无能朝x甘之如饴耀

竹马竹马

非国设

 
 

朝耀从小一起长大

朝是耀很喜欢的人

耀是朝的“家人”。

耀从小就很清楚自己是弯的。

朝不知道自己是个爱无能。

(他在上大学时才接触这个单词)

耀本来是不知道的

但在相处中逐渐明白朝是爱无能

即便耀很清楚

但他还是在高三毕业那年告白了

不出所料

朝拒绝了

耀非常冷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还是有点伤心

他飞回了中国

25岁的时候

耀发来了喜帖

请朝去参加他的婚礼

耀在喜帖里说

“我会在这周六晚上七点

我曾经的住所

举行我的婚礼

希望我最亲密的朋友——



能来祝福我”

朝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他觉得

“家人”的婚礼

应该去捧场

那天他突然有事

让他九点才到

里面只有耀一个人

耀笑着说

“人都走了

你来晚了”

可是这里不像是有人来的样子

朝问

“你的伴侣呢”

“他走了”

 
 

“你无法爱我”

“但是我爱你”

“我甘之如饴”

“但是我想放弃了”

“我累了”

“我曾想着硬不起来没关系”

“做试管啊”

“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

“和第二次告白”

“我爱你”

“我爱过你”

“我爱你的一切”

“包容你的一切”

“包括你无法爱我的事实”

“我甘之如饴啊”

 

……谁能告诉我把临保删了之后怎么恢复啊!我手贱把他们删啦_(´□`」 ∠)_现在凡卡没了,兔儿爷也没了,都没了QAQ

生日贺文+中秋贺文

*严重OOC
*相当无脑
*很玛丽苏
*不要当真
*没有大纲

今天是我的生日。
昨晚我为了准时12:00自己给自己庆祝生日,熬了很久,到2:30左右才睡觉。导致我现在很没有精神。
可能你会很想问,为什么只能自己庆祝呢?
当然是因为没人记得啊,谁记得谁庆祝呗。但就我一个记得啊。我又做不了什么,只能自己祝福一下,然后想想怎么度过这天。但也只是想想了。
今天,单曲循环《Blessing》吧。就当是很多人给我庆祝生日了。这么想着,点开了音乐软件,带上耳机,单曲循环那首歌。

对了,好像是中秋呢。但这个中秋,过不过都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以及我的生日,我还不想过呢。我回望了一眼在主卧躺着的母亲,叹了一口气。我重新看回手机,手机忽然响起提示音,我紧张的点了进去,是喜欢的人发的消息,他给我发了中秋快乐!
但是,好像是群发……心情瞬间就下去了。
但我眼睛往下一扫,联系人那里有红红的一个“1”,我点了一下,怀着忐忑的心情,期待着是谁。我其实有点觉得是同学的,但不是。

那个人以中国国旗为头像,然后名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真……爱国啊这个人……不过居然没被和谐?然后验证消息说:“我是你的祖国爸爸。”
我觉得他挺有趣的。于是同意了。可能是同道中人啊。
然后一上来我就问:
“你是谁?”
“你为什么要加我?”
“你怎么会认识我?”
“为什么你要起这个名字用这种头像,不怕被和谐吗?”
他可能当时没在,过了一会儿才回我。
“我是中国。”
“因为你的生日在中秋啊。”
“我无所不能。但我很闲。”
“我就叫这名,就长这样啊;不怕,他们不敢。”
不太相信啊。
你为什么会知道?!
你难道不应该去拯救世界吗?!
看来没错了,就是你了王耀。
我把内心所想直接噼里啪啦打在消息框里然后迅速发出去。
“中国”很快回了话:
“不相信也没办法,脑子长你身上,我掰不回来啊。”
“……因为我无所不能啊。”
“现今世界太平,哪里需要我啊。”
“……我家孩子可真厉害啊。不知道该说你聪明呢还是太敏感啊。”
我顿时来了兴致,脸上都挂着平日很少见的灿烂笑容,跟他聊天。

“诶我能叫你耀耀吗少主。”
“耀耀怎么一眼就选中了我啊,我原来是个并不平凡的人吗。”
“诶耀耀你知道我生日我好开心呀”
“耀耀你中秋不忙吗”

“……可以啊”
“不……对对你不平凡!你是被上天选中的人!”
“中秋生日,很好不是吗。生日这天,一定要开心啊!”
“上司放了假,说让我休息休息跟弟妹聚一下。”

“啊……那个,皖浙苏粤桂津京泸港澳他们人呢?他们不来陪你吗?”

“他们啊,说忙啊。”

“耀耀,问你个严肃的问题啊,你在哪里,和本田菊他看过月亮啊。现在,还想跟他看吗?”

“……其实我不太喜欢中秋。中秋,老是给我一种愁绪,让我有那种莫名其妙的,我平常所鄙夷的感觉。”

“那是……孤独啊少主。”

“嗯……不记得了,太久远啦,估计那个地方已经被拆掉了吧。不是很想,但也不排斥啊,淡淡的,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当我快要忘记的时候啊,背后,就会很疼很疼。疼到,让我产生“就这样死了吧,太疼了,太累了。”虽然说国家意识体的身体跟国家是相连的,但是,疼的时候,国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看着他的回答,心一抽一抽的疼。连国家都承受不住的疼,那是有多疼啊。在他那轻描淡写的文字里透出一种无奈和疲惫。

我颤抖着手,刚打上几个字,手心却已是一片湿润。出冷汗了啊,我想。

还是赶紧把话题掰回来吧,气氛不妙啊。

“那个,少主,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就是想给你庆祝一下生日。因为我感觉得到,你跟我其实是一类人。同类之间的吸引力很神奇啊。”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手心的汗更多了。

“那您……想怎么庆祝呢?”

“你不是寿星吗,当然是你怎么想就怎么来啊。”

“真的吗?”

“真的。”

“那,我想请您给我唱《祝你生日快乐》吧。如果您方便的话,我还想请联五除您之外的人一起过来唱,然后您开个视频通话我看看?”

“……好啊。”

大约是过了二三十分钟左右吧。他发来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明亮的房间。周围挺干净的。白不拉叽的。然后我听见一个声音在说:“快点快点,磨磨唧唧的。”我一下子就认出是谁的声音了。是王耀的。独属于他的声音,一听就难以忘怀。是那种少年的声线,但是还带点磁性。这样一听就感觉很好。
霍然,王耀的脸出现在镜头里。真是高颜值啊。跟本家上的有点出入。他笑着立刻打了招呼:“你好啊,小姑娘!”

紧接着是伊万的脸。伊万笑眯眯的看着我,他挥挥手,说“你好啊,王耀的人民?”我吃了一惊:“您,会中文?”

——TBC



一个脑洞

今天刚看完《楚门的世界》,里面的那个导演,有一句话:“你想去哪里?”
……对不起我腐了……(我还觉得楚门是受……)